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反腐倡廉网

反腐倡廉网 联系方式QQ;958524078

 
 
 

日志

 
 
关于我

关注社会,关注未来。

网易考拉推荐

河北省揭示曲周供电高价隐患夺命电网真相  

2010-11-19 10:0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7月16日,接曲周县部分党员、群众反映,河北省曲周县供电公司擅自提高电价,加重农民负担;供电设施长期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致使多人命丧触电事故,并存在隐报瞒报的现象;对所属农电工及农村供电设施管理混乱;出现用电难用电贵的现象;无视电力法律法规,不严格执行法定义务,缺乏社会责任和服务三农的意识等情况,群众对曲周县供电公司的行为表示疑惑与不解,总之群众剑指问题多多。

7月21日曲周县供电公司和该公司的监督审计部主任王玉成称:1、农排机井及配套设施全部由村民自筹资金筹设,收费由机手收取高价电费,供电部门农电工并没有收高价电费。2、陈村个人上的变压器,收村民0.8元/度与供电公司无关,是村民自愿的。3、曲周县西杨村聂张喜,非触电致死,与供电公司无任何关系等情况。

一边是党员、群众强烈的呼声,一边是供电部门的不认可,那么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党员群众和电力部门谁在说谎?是谁在欺骗公众?谁在隐瞒高价夺命电网的事实真相?“三农用电”问题在曲周县供电部门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现象?全县供电安全隐患是否一点也没有?没有电力安全隐患侯村和里岳为什么会3年电死11人呢?带着这些疑问访问相关人员二十七名,拍摄照片一百五十六张,录像、录音五十八段。经过艰难的调查取证,事情的真伪得以验证还原。


权威部门认定触电死亡   供电公司回函说谎话

      宣传监管不到位、安全隐患处理不到位,必是血的教训。曲周县电力公司2009年7月21日的回复函称:辛屯村村民孙家美系非电伤致死,与电力部门无关。西杨固村村民聂张喜盖房摔到地上死亡,经县安监局依法认定供电部门无任何责任,并已圆满处理。

据了解1.孙家美在邻村盖房,因所盖的房与高压线近【不符合安全距离】施工中碰到高压线,被电击倒摔到地上后不久身亡。曲周县供电公司的回复函其亲属和其邻居看后都非常气愤,与供电公司无关这也太欺负人了。电力部门如果尽到监管巡视的职责,对不符合安全距离的盖房及时制止还会发生触电吗?如果不是电击中会摔到地上吗?事后也不重视也不进行整改,完全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是失职,如今又说与其电力部门无关,这是为掩盖事实找的理由。2.聂张喜在盖房时高压线与所盖的房不符合安全距离,被电击致死摔到地上。聂张喜之弟拿出了曲周县安监局出具的责任鉴定书,上面写着聂张喜系电击伤后循环呼吸马聚停而死亡和与曲周县供电公司签定的赔偿协议书,难道这也与供电公司无关吗?权威部门都认定了聂张喜是触电死亡,并出具触电死亡认定书,而曲周县供电公司给本报专题部的回函中,却说是盖房摔死的,曲周县供电公司真是瞪着眼说瞎话,其目的只有一个逃避行政或刑事责任。

      这两起事故是同月发生的,让人疑惑的是为什么两起事故如此的相似.在第一起事故发生后电力部门加大巡视监管力度了吗?为何让类似的事故还发生第二次悲剧?难道一次血的教训不够,非要发生第二起再去整改吗?事故发生后被问责却极力的掩盖,供电公司行为引起当地群众质疑。

      曲周县侯村镇侯村村民范文忠家中未安装漏电保护器,供电公司却验收合格送电。致使07年7月13日【农历】8点许,天下起了雨范文忠用塑料布盖院内的电刨子,被当场电死。当时二级保护也未动作,其家属与邻居因无法靠近。供电部门来勘察现场后不履行自己的义务未向有关部门上报。 

曲周县电力公司违反国家电价政策

擅自加价收费农民苦不堪言

       曲周县供电公司在7月21日致电本报专题部的信函中称:朱寨村农排机井及配套设施全部由村民自筹资金筹建,收费由机手收费,按照0.75元/度收取[国家规定电价:0.599元/度],并附有朱寨村委会证明及赵士坤、李俊江两人证明材料各一份。朱寨村证明材料大致内容是:“我村有机井47眼,全部承包给赵士坤和李俊江二人,承包人负责收取用户电费每度0.75元/度,国家规定农排电价0.599元。电工收取赵士坤和李俊江全部按照微机票收取”赵士坤的证明材料大致是:“我叫赵士坤朱寨村民,管理村里机井21眼,负责管理维护和收取电费,我收用户每度0.75元,电工以微机票收。”李俊江的证明材料上显示比赵士坤多管理6眼井其余雷同。谁在用手段为高电价做“皇帝的新装”?为了个别少数人的利益,搞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损害大多数农民的利益,欺骗群众对党的信任。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

2009年7月23日中午,本报编辑再次来到曲周县朱寨村进行了解调查。朱寨村8队村民赵义章看了曲周供电公司及村委的证明材料后气愤地说:我们村根本没有47眼井,村里的井没有让任何人承包。再说群众也不答应个别人用这些手段多收电费加重负担。我们8队的井在呈孟南边,电费是由电工赵文勇【小名】收的每三度电2.2元,不开任何票据。同时,电工赵文勇还长期收取村里的照明电费。赵士坤是村里的副支书,只管理村西一眼大井,李俊江是大队会计没有承包任何井,也没有收取过电费。都是在供电所领工资的农电工赵文勇收的,浇地电价高达2.2元/3度。上面对老百姓的政策非常好可到这就变味了,老百姓真是有苦难言。最后朱寨村村民赵义章告诉编辑:“我们老百姓都是淳朴的直接的,只要供电公司和村委不拿群众对党的信任开玩笑,不变相加重农民负担,我们还是不会有太大意见。我讲的话是事实是负责的,我可以和供电公司及任何人对质。”

       2009年7月23日下午询问多名村民后得知赵士坤与李俊江并未承包47眼井,也没有收取电费【有录像、录音等材料】。在朱寨村西菜地找到赵士坤向其说明情况后编辑问到:“赵书记是否承包了村里的21眼井?是否经过村民代表大会同意?是否经过投标?每年上缴承包费多少?21眼井的电费是否每月由你收取?供电供电公司的这份材料是你出具的吗?”赵士坤答道:“不清楚”编辑又问:“村两委有制定电价的权力吗?收费有许可证吗?”赵士坤答道:“明天给你回答”。时至今日仍未见到赵士坤的任何答复。从上述对话中不难看出,一名村副支书承包21眼井,还长期在农民当中收取电费应该不是什么小事,本村村民都不知道赵士坤承包了21眼井并长期收取他们电费的事。连其本人还不清楚为何供电公司会出具一份这样的材料?是破坏群众对党的信任,还为了掩盖自己的营私舞弊而欺骗公众?。

      为更进一步证明事实,揭露曲周县供电公司违反国家电价政策更多的情况以及回函中情况的真实性。编辑又访问了朱寨村知名人士赵记东,赵记东了解编辑来意后说:“朱寨村哪有47眼小井呀!我是朱寨村村民,从来没有听说村干部承包小井并收取浇地电费一事,这是在说谎。我们队浇地的电费全部都是交给农电工李红印,收我们2.2元/3度,不开具任何票据。事实胜于雄辩,谎言在公众面前是站不住脚的。供电公司串通村委会提高电价的阴谋在朱寨引起了强烈的不满,村委的证明让群众对供电公司与村委产生质疑,“立党为公、持政为民”怎么到曲周就变成一句空话了?置党的声誉而不顾,视法规法纪如白纸,这样的队伍如何让群众信服?同时,建议政府部门严查坑农害农事件,严防个别单位和个人利用群众对党的信任掩盖其不法行为,以防群体事件,确保社会稳定。 

曲周“电价门”再现两村镇

      曲周县“电价门”出现在朱寨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现象?近日,本报专题部又接到曲周县安寨镇后赵固村和侯村镇吕洞固两村镇反映“电价门”的事件。由此可见曲周县供电公司在“电价门”中扮演着何等重要的角色。

      曲周县安寨镇后赵固村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大村,排灌是农业生产重要的一项,然而农业高电价着实让农民气愤不已。后赵固村有两个农电工:(李治春和沈东海)。沈东海是多年的老电工,管理着村西南2号配变和4号配变,这两台变压器一个是村集体的另一个是国配的。其余不管是国配的,还是村集体的均由李治春管理。在后赵固村西南角的田间路旁有几位村民告诉记者说:农电工沈东海和赵志春长期向农民收取浇地电费0.62元/度,并不开任何票据。农民在村内盖房用电,农电工向农民收取0.7元/度。

      2009年7月22日下午本报编辑找到曲周县后赵固村农电工李治春,农电工李治春讲:“我是供电所驻村的在册电工,负责收取照明电费和浇地电费,我收浇地电费是0.599元/度,收取村民盖房电费是0.7元/度。浇地电费我没有多收,是另外一个老电工沈东海收的,他收浇地电价是0.62元/度。按照供电公司规定我们村只能留一个电工,但安寨供电所为照顾老电工沈东海,就把2号和4号配变交给他管理了。安寨供电所明知道老电工沈东海没有电工证,明知道老电工沈东海向农民收取浇地电价0.62元/度就是不管,默许他这种行为。村里的安全隐患是整改时间太长了,巡视规定还没有顾上。做我们农电工也不容易呀!电损大,工资又低。

       2009年7月22日17点,编辑在后赵固村西南角找到老电工沈东海询问情况,老电工沈东海介绍:浇地电费收0.62元/度,是因为用户的电表没有安装在变压器配电室中,而是安装在井台附近,变压器到井台这段线要产生电损,故不能执行国家规定电价0.599元/度,只能向农民收取高价电0.62元/度,供电所知道这个情况。同时我们村另外一个电工李治春也是这样收的,这事我不能说假话,咱们旁边站着的用户可以作证。搬家后记不清电工证的事了,有没有电工证供电所也照常让我管理两台变压器,并且有一台20KVA换的50KVA是国配的。

      后赵固村村民某某等人也站出来证明农电工沈东海、李治春收取农排高价电0.62元/度。某证明农电工李治春向他和其他盖房户收取0.7元/度的高电价。安全隐患村、高电价村、使用非技术人员村在曲周供电系统出现。

      凡是与供电公司签有劳务合同的农电工,他们在农村抄表、收费、维护电网运行等工作行为,就是代表供电公司行使权力。曲周县侯村镇吕洞固村两名供电公司在册农电工向农民收取高价电费,曲周县供电公司被指违反国家电价政策,加重农民负担。 

      2009年7月23日中午编辑找到了侯村镇吕洞固村机手庞玉章和庞力,机手庞玉章说道:“我是管井的机手,农电工庞建华向我们机手收取的浇地电价是0.62元/度,不开任何票据。变压器是村集体的,井是我们小队的。”另一名机手庞力在其家中向编辑介绍:“变压器、井、泵、管、带是我们村集体和小组的,农电工庞建华向我们机手收浇地电价0.624元/度,我们机手加价3分后向浇地农民收取。农电工庞建华给我开的收据是白条,就能说明高电价问题。机手庞玉章和庞立分别拿出电工庞建华开具的高电价收费本。此本封面印有“曲周县供电公司”字样,本子内页收费栏中有电工亲笔所写高电价收费明细单。


      据吕洞固村西侯村至平固店路段两旁商户反映:农电工姚振河向其收取照明电价0.73元/度,比规定照明电价0.52元/度高,比规定商业电价0.769低。商户认为这很不正常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姚振河、庞建华两位电工是否是供电公司【所】派驻的农村工作人员农电工,为了验证其真实性,编辑来到电工姚振河家,其家属证实姚振河、庞建华为曲周县供电公司侯村供电    所在农村的工作人员【农电工】。


供电安全隐患“最牛”的陈村

     产权界定村庄照明供电设施电度表以上属供电公司所有,电度表以下用电设施归个户管理。编辑进入陈村看了看,对该村的安全用电感到担忧。由东向西街道主线路水泥杆上爆裂的瓷瓶太多,基本数了一下有58个。分布在小巷固定电线的坏瓷瓶、电度表前的坏瓷瓶,多达百余个。分布村庄街道内的供电线路低于安全高度有18处之多,伸手可以轻松的接触到。电度表箱60%没有箱盖。线路杂乱无章,多处多股交叉在一起。一级保护、二级保护、三级保护完全未达到100%投运率,供电线路未见安装二级保护。普遍存在电力线与通信线同杆架设。多处水泥电线杆出现裂缝现象。村庄西北角供电线路超长约500多米,用电高峰期时因线路长电压低影响用户正常使用,群众对此有意见。曲周县供电公司作为当地电力权威部门,对自己管辖的电力设施存在诸多的安全隐患问题,还不能及时进行处理,谈何“新农村、新电力、新服务”?何以保证安全用电?陈村老百姓反映了很多年,安全隐患存在了好多年,至今情况仍未改变。老百姓希望电力公司的领导有时间来陈村走走看看,站在群众的角度看供电情况,看安全情况。才能更好的落实“三农”政策,才能更好的为农村用电服务。

曲周供电漠视安全生产

     图片新闻:时间地点人物:2009年7月23日14时06分在侯村镇工商所门口西的配变上,即005号10KV吕洞固035侯村北分支处,有两名电力工作人员在拆卸变压器顶端计量箱内的计量表。违规工作,不戴安全帽、不系安全带、安全绳、不穿绝缘鞋,更不能穿拖鞋,无采取任何防护措施。曲周县的供电公司工作人员无视安全生产规程,超越省电力公司安全生产红线。


农电工自曝供电真相

       曲周县西三塔电工自述:“曲周县农电工不能自己上变压器卖高价电,但农电工变相让其弟及近亲属上变压器卖高价电,在曲周县以形成潜规则。近期上级领导到曲周检查用电工作,供电所给农电工发封条,要求将供电隐患部位封起来,让上级领导看不到。供电公司欺骗农电工说4月份涨工资到现在还没涨又推到检查完以后,工作时间长待遇低,违反劳动合同。

本篇稿件提到的问题只是曲周县供电系统“冰山一角”,因篇幅所限在此不在一一叙述。

       曲周县供电公司违规收费、管理混乱、严重不作为等事件的揭露,充分说明了曲周县电力系统在管理上存在重大的缺陷,在法规执行上疲软失效,在政治教育上消极坠落。视电监会的“三项活动”执法活动、治理活动、宣传教育活动为白纸。在问责制的今天只有追究相关主要官员的责任,才能让他们想起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才能让其对于党纪国法上的知觉变麻木为警醒。河北省曲周县供电公司高价隐患夺命电网应该是一个典型,希望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应以其为切入点,在国家电网问责中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在和谐社会的今天不能让曲周供电再演奏不和谐的乐章了。

      “人民电力为人民”,我们真心地希望曲周县供电公司将这句话落实到实处,多为百姓排难,多些春风化雨利国利民的务实作为,将“新农村、新电力、新服务”的承诺变为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