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反腐倡廉网

反腐倡廉网 联系方式QQ;958524078

 
 
 

日志

 
 
关于我

关注社会,关注未来。

网易考拉推荐

谁该为一百多条鲜活的生命埋单?  

2011-01-18 17:1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81日,太原钢铁集团娄烦尖山铁矿(以下简称尖山铁矿)发生山体滑坡事故,45名拾矿者死于非命。事件发生后被瞒报,后经新华社记者揭露,引起中央领导重视,多名责任人才被追究责任,死者得以告慰。

但这起恶劣的瞒报事件并未能就此画上句号。最近,本报接举报称:尖山铁矿山体滑坡事故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死亡事故。从2003年到2008年,因尖山铁矿倒矿渣砸死拣矿的老百姓最少有一百多人。本报记者历经数月采访、调查,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事故发生在层层“严格”管理下

2003年起,铁矿石的价格随着钢材市场的好转,价格猛涨,年前才几十块一吨得铁矿石不久就涨到二百多元。在娄烦尖山铁矿,因剥离山体,很多铁矿石都连同矿渣一块倒掉了,巨大的利润吸引娄烦周围的老百姓纷纷到尖山铁矿捡拾矿渣里的铁矿石。曾在尖山铁矿拣矿的交城籍农民李某对记者说:“在山上拣一吨矿就能卖一、二百块钱,多的时候一天能拣十几吨,一年拣矿怎么也能挣上七八万元吧。”七八万对靠种地吃饭的老百姓来说可是不小的一个数字,大家纷纷前去拣矿,最开始是娄烦的老百姓来拣,消息传出后,娄烦邻县的交城县、方山县、临县、岚县静乐县等地的人也不断的涌来,还有一批甘肃、四川、籍民工也加入到拣矿的行列。人多的时候近两千人。那时,当地寺沟村老百姓的一间土房子月租达一百多元,罗家岔等矿山附近的村子里也都住满了外地来拣矿的人。

拣矿虽然能挣不少钱,但也非常危险。上面上百吨的大车在不停的倒着矿渣,而且倒渣之前毫无警示。拣矿的人得时刻小心几百米高的山顶上滚落下来的石头,一不小心,就会出现死伤悲剧。当地人告诉记者: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被砸伤、砸死。

尖山一位工作人员说:因为这种拣矿行为非常危险、混乱,所以,尖山铁矿委托娄请县公安局来管理这些拣矿的人,而且光这一项每年就支付娄烦县公安局好四百万元的管理费。后来,记者在知情人处了解到:负责管理矿山的是娄烦县公安局经侦队,而经侦队又是雇佣的娄烦县保安公司的人员。当时为阻止进山拣矿的这种行为,公安局在矿山的各个路口都设了卡,不允许车辆随便出入。(捡来的矿需要用车来拉,如果车辆进不了山,他们拣来的矿石是运不出去的)然而,这些拣矿车却每天照样都要进山,而且每天都照样是满载矿石而出,只是在路过卡子的时候给守卡人20100元就行。拉矿的都是农用三/四轮车,大的能拉67吨,小的能拉34吨,卡子上的人员看车收钱。就这样,日复一日的持续了四五年,直至8.1事故发生。

每个被砸死的人背后都有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记者在娄烦县天池店乡小娄子村见到了死者尹奶民的家人。尹奶民是2008年农历321日晚上11点多在寺沟村被砸伤头部,后送到娄烦县人民医院,22日下午三点,抢救无效死亡。同尹奶民一块去拣矿的还有同村的张二狗、张二脸。尹奶民生前一直和岳父岳母在一起住,死后,其妻张秀芳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艰难度日。

娄烦县静游镇步斗村的死者高海清一家更是可怜。2008325日凌晨12点高海清也是在寺沟村的尖山倒渣场被山上倒下的石头当场砸死的,致命伤在头部。高海清死后留下了一双儿女,今年7岁的儿子高志鹏跟着年已古稀的爷爷奶奶,5岁的女儿被妈妈带着改嫁。见到高海清的父母时是11月中旬,天气已经很冷了,但老人家里还没有生炉子,原因是没有钱买煤。电视机是家里唯一的家电,除了大大小小几口缸,三个木箱子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具。墙上贴着孙子高志鹏“优秀幼儿”的奖状是两个老人唯一的欣慰和希望。两老人向记者哭诉着他们失去儿子的痛苦和生活的艰难,觉得儿子白白的死掉感到很冤,只是不知道该找谁讨说法。他们说:我们去找了政府,政府没人理我们,无奈啊!

相比那些被砸死的人,赵栓平是幸运的,但同时也是最不幸的。幸运的是:自己的生命可以延续,因为没有什么会比生命更珍贵;不幸的是:自己生命的延续换来的是对家人无尽的拖累,更是对自己心灵的折磨。赵栓平是娄烦县静游镇赤土华村村民,2007年农历八月初二在尖山铁矿寺沟村倒渣场拣矿时,被山顶倒下的石头砸中头部。在娄烦县人民医院住院三天后转到山西省山大一院,命是保住了,但从那天起就再也没站起来,除了可以正常呼吸、说话外,只能卧床,由于砸坏脑部神经,致高位截瘫。

不幸的拾矿者,还有娄烦县米峪镇乡的王贵栓、马家庄乡的孙志亮,李锁栓李亮奎,天池店乡的王绞子…….,每个死亡者背后都有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因为他们都是这个家庭的顶梁柱,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他们的逝去对于这些家庭来说就像天塌下来一样。

       死者名单在不断增加

记者采访当地老百姓关于尖山铁矿砸死人一事时,听到最多的就是“砸死的人太多了,人家就是砸死白砸死,从不负责。”有的说砸死有几百人,但具体被砸死多少人谁也说不清。因为很多外地人都不认识,砸死后就拉走了,光是听说那天那天又被砸死了一个。但所有人说的被砸死的人的数字都没有少于一百多。

现在被记者证实的死亡人数就有14名之多,甘肃省还在不断打来电话,死亡人数随着记者的调查还在增长。被证实的14名死者为:                                               

山西省娄烦县马家庄乡潘家庄村孙志亮

山西省娄烦县米峪镇乡范家村王贵栓

山西省娄烦县天池店乡王家崖村刘二贵

山西省娄烦县天池店乡陈家庄村王绞子

山西省方山县马坊镇温家庄村冯建萍(女)

山西省方山县马坊镇温家庄村郭宝宝

山西省方山县马坊镇周家沟村郝卫红(音)

山西省娄烦县马家庄乡罗家岔村李锁平(小名李八小)

山西省娄烦县天池店乡小娄子村尹奶民

山西省娄烦县马家庄乡边家庄村李亮奎

山西省娄烦县城关镇尹家窑村尹选生

娄烦县静游镇上静游村韩旺存

山西省娄烦县静游镇步斗村高海清

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广河县祁家集镇高家村马海麦

………

回顾历历在目的营救生命的新闻——在地震发生现场,在泥石流发生现场,在洪涝灾害发生现场,在矿难事故现场……;从营救指挥部领导焦虑、紧张的神情,家属伤心欲绝的表情,每个参与营救的工作人员紧张、忙碌的身影;从抢险指挥部发出的那个坚定的声音“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人”…….所有的营救过程无不体现出所有人对个体生命价值的绝对尊重。但,尖山铁矿,娄烦县公安局,你们做了什么?你们是怎样在“以人为本,科学发展”?你们又是怎样用你们的行为来诠释这八个字的?

死者家属已经决定要起诉尖山铁矿和娄烦县公安局,要求进行民事赔偿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本报对此事的进展将继续追踪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