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反腐倡廉网

反腐倡廉网 联系方式QQ;958524078

 
 
 

日志

 
 
关于我

关注社会,关注未来。

网易考拉推荐

山西洪洞县刘明俊为求“公正”奔波20多个年头  

2011-02-12 09:0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西洪洞县刘明俊为求“公正”奔波 20 多个年头

——法律公正是否依然远离他?

 

首席观察员   轩辕   山西报道

 

中央政法委员会发出《关于切实解决人民法院执行难问题的通知》,对解决人民法院执行难问题作出总体部署。《通知》指出,在各级党委领导、支持下,各地人民法院加大执行工作力度,执行难得到一定缓解。但当前一些地方人民法院执行难问题尚未得到根本性解决,强制执行率明显上升,阻挠执行时有发生,非法干预和地方、部门保护主义依然存在,严重影响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开展,必须采取得力措施,切实解决执行难问题。

     山西洪洞县的刘明俊拿着那张判决已经过去 20个年头了,从年轻力壮熬到了年迈体衰,刘明俊依然没有等来那个公正的执行,终日以泪洗面,面容憔悴不堪。

 

◆新闻背景

1985 年,当时的临汾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大潮之中,对于洪洞县赵城镇的刘明俊来说,改革开发带来的机遇让他跃跃欲试。在此之前,刘明俊已是当地赫赫有名的企业家。早在 1983 年,刘明俊就投资给村里建了一所小学,受到了当时山西省副省长张维庆的表彰。从 1982 年到 1987 年间,他给这个学校投入了 42000 元,公益的行为受到了广大村民的赞赏。

刘明俊是一个不敢于平庸的人,他总是梦想着到接受更大的挑战,创办属于自己的公司,是他那个时候的一个梦想,并为此奔波了无数个城市了解情况,学习别人的办厂模式,借助山西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最终他决定自己开一家洗煤厂,不但可以实现他的理想,更多可以安排就业岗位,为当地的经济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但是,由于当时的种种原因,个人建厂仍有许多政策上的限制。

1986 年初,刘明俊与洪洞县赵城镇磨头村委会协商联合办厂,由刘明俊出资,村委会提供土地、水电。 1987 5 30 ,这个历经两年时间运作的企业终于有了眉目:甲方刘明俊、孙文奎与乙方磨头村村委会签订了《关于联办洗煤厂的协议》,当年的 6 18 ,洗煤厂在当地工商管理局正式注册成立并开始了运营。“其中我投资了 40 万元”,刘明俊回忆说。随着洗煤厂的发展,孙文奎和刘明俊发生了摩擦。建厂时需要投资 100 万元,原约定合伙人孙文奎投资 60 万元,刘明俊投资 40 万元,村委会投资土地、电、水、路三通一平。因为担心刚开始洗煤厂的效益不会很理想,孙文奎只投入该厂 20 万元资金,紧接着第三天又抽走 10 万元资金用于偿还个人债务,之后剩余的 10 万元也是经过孙文奎利用手段抽走了,也就是说从这个情况来界定,孙文奎已经不具有该厂的股份,但是碍于朋友关系,刘明俊并没有挑明该行为。但是在该厂开始大规模的产生经济效益后,孙文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从该厂共计抽逃、截留资金 132.47 万元,而村委会也把土地出资变成了土地租赁,刘明俊按照约定每年向村委会交纳土地租赁费,也就是说村委会从事实上退出了该企业的联营,而最后的投资人就只有刘明俊一个了。

孙文奎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侵犯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挽救这个局面,刘明俊找到当初的工商管理局,要求变更法定代表人。经过调查之后, 1989 9 28 日,工商局通过书面形式变更了法定代表人。已经不是法定代表人的孙文奎接下来的所作所为让刘明俊伤透了脑筋。刘说,当年 12 月,孙用同样的方法抽走了 276370 元, 1991 6 月又从济南煤款中挪用了 30 万元。

  无奈之下,刘明俊召开了全厂职工大会,宣布开除了孙文奎,并通知了各个业务单位,也就是从事实上孙文奎不再与该厂有任何关系,符合法律规定。这个让刘明俊认为正常不过的行为却没有让这个企业走上更快的发展道路,反而惹来了无穷无尽的诉讼纠纷。

 

◆山西惊现全国第二个出假鉴定报告

1991 年,刘明俊接到了临汾市中院的一纸传票,孙文奎以临汾市物资协作公司的名义将刘明俊和磨头村经济联社告上了法庭。在当时的庭审中,孙文奎和经联社当场推翻了当初与刘明俊签订的协议,而荒唐的只采用口头协议。最终法院判定洗煤厂为联营性质,洗煤厂的经营权变成了集体的。这个当初戴了顶“红帽子”的私人企业在成立 5 年之后,成了集体企业,刘明俊怎么也想不通。

山西泰同律师事务所郭建荣律师介绍说:该案件审理中法院认为书面合同《关于联办洗煤厂的协议》未经过村民大会为由宣告该合同无效,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我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法律规定应经村民大会讨论通过事项是承包经营方案,并没有规定村委会与其他单位、个人合作投资也需要经过这一项民主程序,即使需要经过大会讨论,那也是内部运作问题,不能以此对抗合同的相对人。反之,判决采用的所谓口头协议就经过村民大会讨论通过了吗?该判决显然适用了双重标准,明显暴露了司法的不公正。

  此后的 20 年里,这场由“红帽子”引发的官司就像一场拉锯战一样,在刘明俊和临汾市物资协作公司以及磨头村经联社之间徘徊。

据刘明俊反映, 1991 年,磨头村支部书记兼村经联社社长卫五元和孙文奎恶意串通搞了一份口头协议,以此, 1991 8 月,孙文奎以临汾市物资协作公司的名誉起诉刘明俊和磨头村经联社,原临汾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经济庭梁玉梅私自接收了该案,并私自把刘明俊的洗煤厂账目全部扣留,法官梁玉梅和临汾地区审计事务所所霍兴亮又伪造了一份假鉴定报告。其假鉴定报告说是受中院委托,据调查中院并没有出示相关委托书。刘明俊在临汾市中级法院执行局局长办公室,负责执行该案件的执行二庭庭长王星拿出了鉴定报告,证实了没有法院委托书。假鉴定报告出台后, 1993 7 6 日,刘明俊向临汾地区审计局,山西省审计局,国家审计署书面投诉。审计署领导说: 这是审计部门在全国是第二个出假鉴定报告。

 

◆养大的“孩子”为何成了别人的?

自己投资,自己从中协调,自己一手创建起来的企业怎么就成了别人的呢?当时,刘明俊都崩溃了。“就像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别人的,眼看着被别人硬生生地拖走了,你一点办法也没有。”直到现在,回想当时的心情,刘明俊的眼睛里依然充满了泪水。痛定之后,刘明俊随即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要求对此案进行重新认定。在调查之后,一个戏剧性原告进入了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视野,作为上诉人的临汾市物资协作公司从 1986 年就没有进行过年检,以该公司的名义根本就不能进行诉讼,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临汾市中级法院撤销原判决。此后,临汾市物资协作公司又以清算小组的名义再次把两被告推上了法庭。但是因为磨头村经联社在当时已不复存在,临汾市中院当场就驳回了诉讼申请。

一年半以后,临汾市物资协作公司清算小组将本案申诉至山西省高院,省高院称“经联社”可以参加诉讼,发回临汾市中院重审。 1999 6 27 日,临汾市中院做出判决:洗煤厂是联营企业。从 1994 年到 1999 年,历经 5 年的抗争,案件又回到了起点。刘明俊几乎绝望,然而,细细思考之后,案件审理之中的种种疑点和非常规象引起了刘明俊的怀疑。清算小组本身是否合法?法庭上同样作为被告的磨头村经联社缘何对清算小组言听计从,毫无意义?刘明俊告诉记者,清算小组本身就是违法的,它只是孙文奎暗中操作的结果。清算小组的印章是孙文奎自己在市场上私自刻制的,这个说法得到了临汾市公安局和工商管理局的证实。这样明显法律上的疏漏,刘明俊原以为能够导致撤销上述判决。但他见到结果后有一次被现实打蒙了。就在他向山西省高院上诉之后,省高院表示:“清算小组成立时手续不完善,未在公安局办理部门办理手续。”但是省高院同时认定为“不能因此否定诉讼主体资格。” 2000 8 2 日,山西省高院驳回刘明俊的诉讼请求,维持原判。

“印章都不合法怎么就能有诉讼主体资格呢?”在山西经历了几次诉讼失败后,刘明俊彻底绝望了。案件历经这次审理之后,几乎走到了尽头。山西省高院的终审判决很难再通过诉讼途径纠正了,无奈之中,刘明俊来到了北京,费劲周折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名叫张玺钧的全国人大代表,希望能引起人大代表的重视。让刘明俊没有想到的是,在 2001 年的全国人大十四次会议上,张玺钧等 8 名全国人大代表依此案作为集体企业的产权所属问题提起议案,全国人大十四次会议受理后,指出:山西省高级法院帮助孙文奎抢占了刘明俊的洗煤厂,建议最高法院对本案依法再审,判决维持已生效的( 1995 )临中经初字 3 号裁定。

2001 12 15 ,山西省高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 2003 4 8 ,山西省该院做出终审判决,撤销临汾市中院的原判决并驳回清算小组的诉讼。“后来我们经过调查以后,就把材料转到了省高院,要求山西省高院对这个事实进行审查,做出符合事实、符合法律的判决。后来省高院有个 69 号判决,这个判决的结论就是,撤销原来的判决”时任山西省人大内司委监督处处长王联英介绍说。

那么,也就是说撤销了原来的判决,按照法律规定磨头村洗煤厂应该归还给刘明俊,可是被执行给了磨头村经联社的洗煤厂,要想再执行回来,却又面临着一场执行难的“持久战”。

 

◆两级政府督办   为何迟迟不给执行?

拿到判决书后,刘明俊欣喜若狂,回到临汾后,就等着法院的执行。在等待无果的情况下,刘明俊向临汾市中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申请。满以为山西省高院已经作出的判决执行起来会顺利一些,刘明俊说,没想到他等来的却是更为艰难的情况。

2003 4 月发出判决到 2005 年长达两年的时间,判决为何难以执行?在 2003 12 17 日,临汾市中院的“关于刘明俊申请的执行报告”里,有这样的描述:

2003 620 依法向被执行人磨头村经联社送到了执行通知书,但被执行人以申请人刘明俊不具备申请人主体资格为由提出抗辩。随后山西省高院审判监督庭于 2003424日第一次来函。此后,山西省高院审判监督庭又多次来函要求暂缓执行。

就在 2003 10 29 日,临汾市中院督促被执行人时,却发生了一件事情。作为被执行人的经联社拿出了山西省高院审判监督庭 2003 9 15 日的内部函复印件,要求暂缓执行。在这份报告里,临汾市中院是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的:“ 被执行人扬言要让执行人员能进不能出,我院的执行人员不得不撤离。

但事实上,法院内部函并不是暂缓执行的法律依据。此事经刘明俊反映后引起了山西省人大的高度重视,就在山西省人大监督处的一份报告中,这样解释了判决难以执行的原因:

临汾市中院仍认为:“内部函根本不具有法律效力,审监庭两次来函就执行工作说三道四,不仅违法,而且违反程序,但由于是上级法院,我们也不能置之不理,希望山西省人大与省高院沟通后,事情就好办了。” 对此,山西省人大内司委监督处指出 :山西省高院的最终判决是基本正确的,而两级法院终止执行的意见不符合法律的规定,同时,审监庭的做法严重违背了审执分离的原则。

尽管全国人大内司委和山西省人大曾多次对此案组织调查监督,但是,直到现在,刘明俊仍无法得到答案,这个迟到的判决何时才能执行?

 

◆为求产权所属   法律专家组织研讨会

为了明晰企业产权, 2004 11 2 日,刘明俊以磨头村经联社为被告向临汾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确定该洗煤厂的所有权。洪洞县磨头洗煤厂是由刘明俊一手投资创办的民营企业,该企业的产权问题与磨头村经联社无关,关于刘明俊的出资情况,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中心,临汾市价格认定中心已经做出评估,该《评估报告书》认定我的原始投资总额为 1085688.2 元。当时村委会确实提供过十几亩地,但是 8 年间刘明俊已支付了 32 万元的土地使用费,特别是 1995 年刘明俊与村委会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后,双方的租赁关系便以合同的形式作进一步明确。审判长贾恒彦、审判员陈丽芳、祁定国认定了这一事实,而该庭庭长王向红却签发驳回原告刘明俊的诉讼请求。 2006 7 27 日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 2004 )临民初字第 331 号民事判决书,驳回刘明俊的诉讼请求。刘明俊上诉到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7 12 16 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 2007 )晋民终字第 200 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刘明俊认为两级人民法院不能依法办案,对判决坚决不服。 2007 10 11 日,刘明俊案件代理山西泰通律师事务所委托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在北京举行了关于该案件若干问题的研讨会,该研讨会主要针对山西省临汾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1997 )临中初字第 216 号民事判决书、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0 )晋经终字第 104 号民事判决书、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1 )晋监经再字第 69 号民事判决书、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3 )晋监函字第 69 号函件等法律文书认定的事实以及适用的法律等相关 问题。并做出以下法律意见:

执行回转是生效法律文书执行完毕以后,法律文书以法定程序被撤销,人民法院采取强制措施,使权利义务关系恢复到没有执行以前的状态。也就是说,执行回转的发生原因,就是执行程序完毕以后,生效的法律文化依法定程序被撤销。对刘明俊的执行依据是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0)晋经终字第 104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已经被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1)晋监经再字 69号民事判决书所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 214条规定:“执行完毕后,据以执行的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确有错误,被人民法院撤销的,对已被执行的财产,人民法院应该作出裁定,责令取得财产的人返还;拒不返还的,强制执行。”条文中使用的是“应当”二字,而不是任意性规定。

实体权利义务的争议,不影响执行回转。本案应即进入执行回转的强制执行程序,刘明俊有权依据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1)晋监经再字第 69号民事判决书的内容,申请强制执行,即:申请执行回转。如不执行回转,现占有人即为不当得利。

本案尚未进入第二次再审程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致山西省临汾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关于( 2003)晋监函字第 69号的函件内容背离了我国法律“审执分离”的原则,执行法院不应以上级法院的函件而终止判决的执行。

我国物权法等法律明确规定:个人和集体财产是平等受法律保护的。刘明俊出具的《联营协议》表明:其是在当时形势下带“红帽子”的实际投资人,依据“谁投资、谁所有、谁收益”的原则,刘明俊的投资权益应当依法予以保护。

2008 1 18 刘明俊向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提起申请, 2008 1 21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做出山西省洪洞县磨头洗煤厂产权纠纷案法律意见: 磨头洗煤厂是依法登记的合法企业,刘明俊是洗煤厂的合法投资人,应当维护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