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反腐倡廉网

反腐倡廉网 联系方式QQ;958524078

 
 
 

日志

 
 
关于我

关注社会,关注未来。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大同市南郊煤运公司下属高庄煤检站的“黑幕”  

2013-01-14 15:5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钱五百不开票 收黑放黑       无端扣车四日整无处伸冤

—— 大同市南郊区高庄煤检站的工作人员岂能如此执法

      2009年9月21日,记者接到一名普通的个体运输户沈渊(化名)举报称:他们的车在大同市南郊区高庄村理通洗煤厂拉煤,被大同市南郊高庄煤检站的工作人员拦住,第一天交了500元,没开票据就被放行,第二天他们又来拉煤,又准备再交500元要走时,结果被大同市南郊煤检站的工作人员拦住,理由是因为钱少,结果车主与大同市南郊煤检站的工作人员理论时,他们的车就被扣在煤厂,这一扣就是四日,没有任何说法。

                          真实的情况反映

       据个体运输户沈渊(化名)举报称:2009年9月20日上午,有人雇佣他们的车从大同市南郊区高庄村理通洗煤厂拉煤,挣点运费。当车装好煤过了磅要走时,门口开过来一辆没有任何标志的昌河面包车,车上坐着3个人,把拉煤车堵在煤厂门口不让走,当我们问为什么不让走时,其中一个坐在车上戴眼镜的人说,他们是大同市南郊高庄煤检站的,只有交了钱才能走,大伙问交多少钱,这位戴眼镜的人说每车100元,他们一听都大吃一惊,因为平时每车只收20元,为什么今天就要这么多,他们马上过去和大同市南郊高庄煤检站的人说好的,请求他们高抬贵手。

      大伙一时没有办法,就只好找煤厂的负责人一位大妈来帮忙解围,大妈去了一会回来说,我帮你们说了,你们几辆车最少要500元,只要你们交就让你们走,你们不交就走不了,最后几个运输户一合计,为了多拉一趟,只好大伙凑钱交给煤厂负责的大妈,求她再帮忙,一会大妈回来说,钱给了大同市南郊高庄煤检站的人了,你们可以走了,这时大伙才松了口气,都赶快开车送煤去了。

       第二天,也就是2009年9月21日,上午他们有来大同市南郊区高庄村理通洗煤厂拉煤,又是昨天那些人过来收钱,我们过去和他们说,还按照昨天的500元交,其中一位姓赵的班长说,今天交500元不行了,你们今天必须交1200元,他们一听都大为惊奇,问为什么煤厂这么多车偏和我们要,得到的答复是,人家都有关系,都打招呼了,你们没有关系,只好出钱。他们问能不能少交点,确实挣不了,却被告之今天不交1200元就别想走。他们说了许多好话,无奈之下,大家决定把活推掉,卸煤走人。就在这个时候,高庄煤检站的人不知道和什么人发生冲突在煤厂外打了起来,等打架结束,他们正准备卸车走,过来几辆车将他们的团团围住,不让卸煤,也不让走。就这样一直僵持到晚18时还不能走,车主只好报警。

                                   记者的明查暗访

      记者于2009年9月21日晚19时许赶到大同市南郊区高庄村理通洗煤厂,在大同市南郊区高庄村理通洗煤厂记者见到,四五辆拉煤大车被面包车围堵在煤厂院子里,院子里站满了车主,司机和煤检站的工作人员。记者找到当事车主沈渊(化名),简单听他说完情况,他说他要找那个大妈对证,记者也随后跟着来到一间屋子,在屋里记者得知大同市南郊区高庄村理通洗煤厂这位负责的大妈叫王喜娥,个体运输户沈渊(化名)问大妈,头一天(20日)让您给送过去500元就让我们走,为什么今天就要交1200元。王喜娥大妈回答说,昨天送的500元是她亲手给的那个戴眼镜的煤检站的工作人员,又和人家好说才让你们走的,今天人家(大妈指煤检站)嫌钱少呢,500肯定是不行。个体运输户沈渊(化名)又问,那昨天交的500元钱开票了吗?大妈说没有,人家收了钱就让你们走了,哪里还有票啊。

      大妈被警察叫去了解煤厂打架情况走后,在房间里等了一会过来一位自称是大同市南郊高庄煤检站叫温宏宇的负责人,当事人个体运输户沈渊(化名)又开始和他说,20日我们的车来拉煤,当时你们的人把我们拦下,说每车交100元,我们就通过煤厂大妈和你们那个戴眼镜的煤检站的工作人员协商,最后交了500元就放行了,今天我们又来,就涨成1200元了,怎么协商都不行,昨天交的500元连票都没有,大同市南郊高庄煤检站负责人温宏宇问,昨天的钱给了谁了,并把昨天收钱的那个戴眼镜的煤检站的工作人员也叫了过来,经过证实确实是他收了煤厂大妈替车主送来的500元钱,当时没有开具任何票据。面对这种情况,大同市南郊高庄煤检站负责人温宏宇解释说:“票据可以补嘛”。那个戴眼镜的煤检站的工作人员也赶紧说是可以补票的。当事人个体运输户沈渊(化名)很生气地说,那性质能一样吗?就这一句话把个戴眼镜的煤检站的工作人员顶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半天再没说一句话。

      9月22日上午,记者同其他几家媒体的同行,一起来到大同市南郊高庄煤检站的上级主管单位大同市南郊区煤运公司。在这里一位姓谢的纪检书记接待了记者,在把记者的证件逐个进行登记后,把具体举报人的举报材料大致看了一遍,就记者提出的两个问题通过电话向负责该站的站长张长山进行核实:第一,9月20日该站人员存在收钱五百元不开票据属于典型的收黑放黑的行为,姓谢的纪检书记回答说,他已经联系了张长山站长,张长山站长说票据已经补开好了,当事人随时可以去取。而面对收黑放黑的问题却避而不谈;第二,煤检站无故扣车四日整谁赋予的权利,张长山站长的解释是,那天在打架中煤检站的一辆面包车玻璃被砸,怀疑与他们有关才扣的。但对扣车是谁赋予的权利之字不提。目前砸车事件已经报警,警方正在侦破中。

      就记者提出的两个问题,谢书记在回答完后表示,目前他也是刚了解了一方面的情况,车主那一方面还需要调查了解,不过请记者放心,一但调查情况属实,对煤检站正式职工下岗,临时工解聘,以后不得再录用。

                                   没有结果的结果

      9月24日,记者拨通大同市南郊区煤运公司谢书记的电话,就此事的最后落实情况进行采访。谢书记说,他已经到煤厂进行了实地了解,也对被砸的车辆进行了拍照,由于没有确切证据证明他们于砸车事件有关,被扣的车辆已经于今日(24日)放行,当记者问关于扣车的原因和权利时,谢书记叉开了记者的话。而针对收黑放黑不开票的事情更是之字不提。只是一再强调车已经放行,而对其煤检站工作人员存在的问题,以前说的所谓“正式职工下岗,临时工解聘,以后不得再录用。”更是没有踪影。

       挂了电话,记者又拨通了个体运输户沈渊(化名)的电话,经过证实24日他们的车都被放行,关于20日收了500元钱票的事情之字没提。而当记者问起大同市南郊高庄煤检站的工作人员在放行时说什么没有时,个体运输户沈渊(化名)伤心的告诉记者,他是因为没有工作,还要养活一家人,就通过银行贷款买了汽车跑运输。本想多拉快跑,早点把银行贷款还上,谁知偏偏遇上这闹心的事,车停几天的损失多少咱就先不说,起码是煤检站扣我车这点是你的错吧,错了就的有个道歉的态度,然而呢?别说道歉,以后还说不定怎么打击报复我们呢,这还让我们怎么活啊。

       面对大同市南郊区煤运公司如此庇护其下级单位南郊高庄煤检站的工作人员的做法实在令人难以理解;而对收钱五百元不开票据属于典型的收黑放黑的行为,则更是避而不谈,百般抵赖,好在记者暗访有据可依。就连一个无故扣车煤检站有错在先的道歉,都让大同市南郊高庄煤检站的工作人员难开金口吗?如此执法令人心寒!

(为了防止对车主的打击报复,车主要求用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